cotton tree

= ̄ω ̄=请勿关注,内容杂乱。而且关注了我也会移除的,不好意思,让我一个人蹦跶就好。

与折原临也一起 黄昏篇

心有所觉亦做不解:

作者:成田良悟

序章A  你的城市里有位情报贩子


“说实话,我真的有机会宰-了那家伙吗?”

一个男人在通话中说出这句让人心惊肉跳的话。他的身上穿着皱巴巴的衬衫,看起来像上班族。

“是的。我确定他今天会一个人留在公司的办公室里。保险柜的密码也没有错,
我可以保证。”

“是吗……休息日里公司里连一名保安都没有,我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待在那里,不过倒是方便我了。”

“我想确认一下,你真的下定决心要动手吗?”

听到手机那头传来的声音后,男人焦躁地答道:
“这不是废话吗?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问我这个? 那个混蛋可是把我一脚踢开了! 我是和他一起创办公司,同甘共苦过的合伙人啊! 他居然想独占公司的全部研究成果!”
“关于这件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你不如放弃复仇,开辟新的人生之路,那也挺不错的吧?
“说什么不错啊,我们曾经是好友....不,我曾经把他当成好友! 但对他来说,我只是垫脚石而已! 我的一切都被他抢走了! 我还有家人要养活,我还有欠的债要还啊……他明明一清二楚,却害得我只能和家人流落街头! 这次该轮到我抢走他的一切了,没错吧!
男人仿佛在自言自语,不断扯着嗓子大吼。

他大概是希望电话那头的人支持他吧。
希望那个人告诉他:

“你的杀-意合情合理。”


“我倒是觉得,只要你不对工作挑肥拣瘦,还是可以养活家人的。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会尊重你的选择,不管最你会迎来什么样的结局。”
“谁要你多管闲事! 等我成功了就分你一半的钱! 到时候你也逃得远远的吧!
男人激动地吼道,说完想说的话后便挂掉了电话。
他的脑海里反复出现一个疑问——“我真的要动手吗?”
——可恶,那个该死的情报贩子,在最后的关头还影响我的决意。
男人用力地拍了一下脸颊。在感到刺痛的同时,他也下定了决心。
他告诉自己这是正当的复仇,以此振奋精神。他将小刀藏在怀中,朝着夜晚的街道踏出第一步。
他相信,这也是通往全新人生的第一步。

 

“混蛋……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几个小时后,顺利迎来“结局”的男人在巷子里无力地跪了下来。
他的衬衫沾满了飞溅而来的鲜血,折叠好的小刀被他紧紧地揣在胸口,刀刃上还带着新鲜的血液。
“啊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这样……
男人不停地摇晃着脑袋,这时胸前的手机突然响起铃声。


他一脸茫然,没有看来电人是谁便接起了电话。

下一秒,听简里跳出一个声音,轻快得和他现在的状况截然不同:
“嗨,恭喜你呀!既然你可以接电话,就表示你没有反过来被杀害,已经顺利地实现了目标吧?”
“顺利....你说顺利?”
男人把牙齿咬得嘎吱作响,用颤抖的声音组织着话语:
“保……保险柜里……,几乎没什么钱,不过……我在里面找到了以我的名义办理的公司产权证……我……我,我我,我动手后看了一眼他的电脑,发现他正在写检举自己公司的信......”
“嗯,我想也是吧。”
“什么?
“因为他今天就是为了写那个,才一个人留在公司的。”
他愣住了,而电话那头的男人还“哧哧”地笑着。
“社长察觉到公司里有大量下属出现徇私舞弊的行为,所以想保护身为合伙人的你,因为你是他的好友嘛。’
“他应该是觉得,要是你知道了这件事,依你的性格,一定会和他一起承担责任吧。但是,你不仅要养活家人,身上还背看出于无奈才欠下的债,所以他不能让你再背上这样的负担。社长应该就是这么想的吧? 因此,他演了一出戏,假装和你吵架,然后陷害你,最后把经营权抢到了手。他把你开除了,你就暂时和公司毫无关系了。”
男人明了一口唾沫。
电脑里那份写给媒体的忏悔书上的确写着:“在违法行为暴露之前,我抛弃了自己的合伙人,因为他可能会察觉到这一切。”
“他好像还准备了一份指令哦。等一切结束之后,公司的商品和研究成果的专利就会白动成为你的所有物。”
“你说谎!”
“既然你已经看到保险柜里的东西,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我说的并不是谎话。”
电话里传来冷淡的声音。男人的身体颤抖得更厉害了,牙齿“嘎嗒嘎嗒”地响着,嘴里问道:
“你……一直都知情吗? 你明明什么都知道,却没有阴止我吗?”
“你这话说得可真奇怪,我刚刚不是才阻止过你吗? 正好我录了音,不如我们来听听看?”
“开……开什么玩……”
“开玩笑的人是你吧?”
电话那头的人强硬地打断了他的怒吼,斩钉截铁地说:
“我是情报贩子,只要你开口询问,我肯定会把自己知道的事一件不落地告诉你。一般来说,我是不会给人忠告的,这次还特地给了你一个提示,我明明说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对吧?”
“那是……”
“是你自己拒绝去理解对方。”
“我,我怎么知道啊! 这种事情……你让我怎么知道啊!都是他的错,都怪他没和我商量一声!
呕吐感仿佛沿者脊椎涌上心头。男人抑制住这种感觉,像一个孩子般吼叫着。

然后,他听到手机里传来刺耳的嘲笑声:
“毕竟社长完全没想到,身为好友的你会恨他恨到想干掉他吧。再怎么说你都没有考虑过他行动底下的真实意图……或者说,你根本没想过要去考虑这种事。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证明,将两人的关系看作友情的似乎只有社长一个呢。”
“我……你骗人 !这不是真的!”
“请不要这么悲观。我不是说过吗? 不管你会迎来什么样的结局,
我都尊重你的选择。”

“我觉得你的做法,非常像人类的行径。”


同一时间  关东地区某处

电话的另一头传来惨叫声。
之后又响起了某种剧烈的撞击声和嘈杂声,然后通话完全中止了。
“他是不是被卡车什么的撞飞了?”
男人与可悲的凶手进行了最后一通对话,然后将手里的手机扔进垃圾桶。
“好了,既然那已经是杀人犯带着的手机,通话记录应该也会被调查.“我差不多该转移到别的城市去了。”
他喃喃自语,同时房问里响起车轮转动的“吱吱”声。

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看向摆在桌上的十几部手机。
“匿名申请的手机少了很多啊,我也差不多该补货了。”
他耸耸肩,看着窗外露出了自嘲的笑容,低声说道:

“唉,观察人类(康复训练)也很费力气啊。”


我是一名情报贩子。
男人装模作样地说出这句话。
先不论他是否真的以“情报贩子”为生计,就收集情报的能力来说倒是不容置疑
他绝不是正义的同伴,但也算不上是邪恶的爪牙。

帮助弱小,打击强大。
践踏弱者,巴结强者。
劝谏好人,非难坏人。
嘲笑败者,指责胜者。

他一直享受着这种生活,同时也可以毫不在意地反其道而行之。

帮助强大,打击弱小。
践踏强者,巴结弱者。
劝谏坏人,非难好人。
嘲笑胜者,指责败者。

他不是没有自我。
他只是坚持平等。
他只是永远坦诚地面对自己的欲望。
“人类”——

这个词语里包含的森罗万象,无论好坏,他都一心一意地爱着。

 


他只是爱着人类。
哪怕这种情感最终会毁掉他所爱的人类。
因为就连被毁掉的人类,这名情报贩子也可以一视同仁地爱着。





评论
热度 ( 7 )
  1. cotton tree心有所觉亦做不解 转载了此文字

© cotton tr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