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tton tree

= ̄ω ̄=请勿关注,内容杂乱。而且关注了我也会移除的,不好意思,让我一个人蹦跶就好。

与折原临也一起 黄昏篇

心有所觉亦做不解:

作者:成田良悟


第一章  不速之客


摘自地方报纸上的一则报道


“武野仓市发现可疑尸体,经查证死者为某资本家长子——”


“昨夜于武野仓市内发现了一具可疑尸体,身份证实为三天前失踪的阿多村龙一先生( 二十八岁),警方已就事件是否涉及犯罪进行搜查——”


这里与新闻报道中出现的地点相距甚远。
在一座山中小屋里,一个男人正在阅读这则报道。
不知他是怎么得到这份外地的地方报纸的,但报纸上的日期的确就是今天。



男人上扬嘴角,将报纸扔进暖炉中。
然后,他将之前放在桌上的各种供多人娱乐的游戏器具全部放人暖炉的火中,有国际象棋和将棋的棋子、麻将牌和扑克牌等,似乎是他用来自娱自乐的。



当下正是梅雨时分。
明明是阴郁又令人倦息的天气,男人却将暖炉的火烧得非常旺。



黑发男人一直注视着火中的报纸和游戏器具,直到它们全部化为灰烬。接着,他抚摸着放在摇椅旁边的轮椅,并拿出了手机。然后,他拨打了一个号码,对着电话那头开心地说了了起来:
“之前您说的事,我答应了。我会带几个人过去叨扰。”
他的语气很有礼貌,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敬意。



只不过他也没有嘲笑的意思,倒是有点像小孩子在说话,让人心里产生些许不安。
“嗯,这并不是为了您,只是为了我自己。”
男人坐在摇椅上,一前一后地晃动着,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脸上明显挂着微笑。
“我只是很久没有见到人了...非常想念罢了。”


男人挂断电话后继续摇着摇椅,一边思索着一边自言自语。
——那么,我带谁过去好呢?
“波江在美国,黄根和美影又不肯离开池袋,兰已经是粟楠会的人了,间宫又很麻烦……富士浦在监狱里,根黑在德国并且下落不明。丽莎倒是回日本了……但叫她来处理这件事未免大材小用了,还是算了吧。”
男人把认识的人挨个数了一遍,然后又轻轻一笑。
“嗯,这么看来,我就先带坐先生和……那两个人好了。”
决定好要叫谁过来后,需要坐轮椅行动的男人一边哼着歌,一边想象着今后的旅行。
“啊,光是路途就要花很长时间。我得想点节目,让大家不会觉得无聊才好。”
然后他看着暖妒,有些后悔似的发出一声叹息。


“我是不是不该把扑克牌一起烧掉呀?”












几天后武野仓市


今天这里也下雨了。
空中乌云密布,灰蒙蒙的大楼像墓碑一般林立着。
这里应该是当地最热闹的娱乐城,笼罩在四周的气氛却十分压抑,欢快的揽客声听上去像是故意要掩饰这一点似的。


在娱乐城的人口处,一个被车子溅了一身泥点子的男越野咂了咂舌:
“可恶,真倒霉。”
他是当地一个暴力组织的喽哕,现在正带着地位比他还低的新人们走在大街上。
他看着溅在裤子上的泥,又看了一眼走远的车子,发现车子早就在拐角转弯了。
越野按捺住烦躁的心情,迈开步伐慢慢走向自己的目的地。


他来到娱乐城角落里一栋旧楼的第四层。
这栋楼的一至三楼都是夜店之流,四楼则是一间经营高利贷的小事务所。
这间事务所的靠山是越野所属的组织一富津久会,本身也是组织为数不多的资金来源之一。
“喂,这点数字也太小气了吧。”
越野看了看暗账,脸色明显有些阴沉。
他说完后,一个看似负责高利觉事务的同龄男人说:
“按现在的情况,我们没法拿出更多了。如今关门大吉的店也越来越多了。”
“你要再拿出点干劲啊。要是不在这里多攒点钱,这座城市就真的要被那个标木脑袋又养尊处优的‘老师’抢走了。”
就在他们谈话的时候,事务所的门突然打开来,出现了一个男人。
“喂,怎么了,一个个脸色都这么难看。”
“佐佐崎先生,幸会。”
越野在心里咂了咂舌,但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低头行了一礼。
“举世无双的富津久会也敌不过经济萧条的浪潮吗?”
“没这回事。托您的福,我们经营得还挺好的。”
“哦,是吗? 那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叫作佐佐崎的男人说着便伸出右手,似乎要索取什么东西。


“……”


越野使了个眼色。负责高利贷事务的男人看见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
佐佐崎收下信封,看了一眼里面,确认有一捆一万日元的钞票后咧升嘴笑了:
“嗯,那就先借我用用吧。”
“关于这次的事,警方打算采取什么行动呢?”
“这次的事? 这次发生了好多事,你说的是哪件?”
收下信封的中年男人假装糊涂,耸了耸肩问道。




佐佐崎是一名在职刑警。
说是在职,但他其实已经算不上是刑瞥了。他勒索城里放高利货的人和夜店等地方,再向他们透露相应的检学情物,完全就是犯罪者的作为。
“就是阿多村家的少谷被杀那件事啊。都过去三天了,事情还没有一点后续,我有些好奇。”
佐佐崎听到后以苦笑回应:
“喂喂,你可别胡说。说不定那是‘自杀’呢? 毕竟被害人手里握着的美工应该就是凶器。”
“一个男人四肢上留有被绑过的痕迹,自己塞了一嘴巴的传单,用美工刀弄伤自己的眼睛、鼻子和耳朵,然后跳楼自杀——您觉得这种事情可能发生吗?”
“谁知道呢,没准他吃了有那种副作用的药呢? 在脑子不清楚的情况下,他自残后笑着从楼上跳了下去。说不定会有目击者这样作证吧?”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你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认真调查。”



越野叹了一口气。见状,不良刑警苦笑着说:
“怎么会? 表面上我们可是在好好地调查,毕竟这次还惊动了媒体……不过,调查是调查了,等这件事的热度降下来,估计就会敷衍了事吧。半年前上任的署长也不过是一名年轻的国家公务员,与其和‘老师’‘领主大人' 对着干,他更想在下次升职之前老老实实地待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也就是说,警方还是和以前一样不打算蹚我们的浑水吗?”
“只要不惊动媒体就好。”
听到佐佐崎的话后,越野也露出苦笑,喃喃自语道:
“唉,虽然我没资格这么说,但这座城市还真是没救了。”


武野仓市位于面向日本海的土地上,以一个地方都市来说,也算是比较大的城市了。
然而,并没有很多人自愿移居到这里。
毗连的刃金市与德国的观光都市建立了友好城市的关系,对外积极开放。武野仓市和那里仅仅隔了一座山,却好像充斥着闭塞的气息。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这座城市荒凉又萧条。


武野仓市是通过开发矿山发展起来的。全日本开发中的银矿山屈指可数,这里却有一个家族一方独大。在他们的手里,这座城市持续发展到了今天。
最近城市还准备进行二次开发,武野仓市出身的政治家身先士卒,开始展开收购土地等行动。
不过,掌管着银矿山的家族似乎与那位政治家极为不和,这种摩擦在已经衰退的城市里奏起了更为刺耳的不和谐音。


恶德之城——


邻近的人们这样称呼它,纷纷退避三舍。城市里多数有权势的人干能破罐破摔,对矿山主和政治家据尼乞怜,不断从贪污读职的过程中榨取美味的汁液。
渎职的刑警佐佐崎就是其中之一。此时,他讽刺地扬起嘴角,说道:
“腐烂的家伙们排出的恶气,已经笼罩了整座城市。而且导火索四处都是,随时可能爆发。”
“您说这话合适吗?”
“我才刚开始腐烂。”


——凶手杀人的手法那么恶劣,如果真的要把事件压下去,我们警署要冒的风险实在太大了。
——或许是时候考虑一下逃跑的计划了。
佐佐崎在心里暗自想道,但这些话不能说给贿赂他的越野听。于是,他随便说了一些搪塞的话:
“不过,我一直留意着,避免让你们成为纠纷的导火紫但你们只拿出这么点诚意,我可能也没法保住你们了。”
“我知道了,佐佐崎老大。我们现在没有工夫多管闲事,得去找一些新顾客,来顶替那些连夜逃走欠债不还的家伙。”
“新顾客啊……”
缺德刑警露出卑鄙的笑容,像是瞧不起越野似的摇了摇头。
“事到如今,知道这里出事了的人是不可能来这座城市的。








几分钟后——
越野用手指拨开百叶窗,俯视着整条街道。
他正好看到佐佐崎从大楼里走出来的背影,便咂了一下吉。
“啧……该死的混蛋,他是打算能赚多少赚多少,好远走高飞吧。”
“要抓住他吗?”
听到部下的话后,越野皱起了眉。
“抓了他反而会招惹更多是非。不过,要是那家伙背叛了我们,那就另当别论了。”
越野叹了一口气,正准备从佐佐崎的背影上移开视线,看到了奇怪的一幕。
“怎么回事?”


有两个孩子突然出现在佐佐崎的面前拦住了他,正对他说着什么。


“今天不放假吧?
那对男孩女孩年纪很小,怎么看都像小学生,最多也只是刚升上初中。
在这种距离之下,越野无法看清他们的表情。可以肯定的是,那就是两个小孩。
他们打扮得漂亮整洁,给人一种“有钱人家的少爷小姐”的印象。即使现在是大白天,他们看起来也与这座酒吧密布的娱乐城格格不人。
“佐佐崎应该没有老婆也没有孩子啊……”
越野感到疑惑,看着佐佐崎被孩子们拉着走远了。
他注意到,从走路的姿势来看,连佐佐崎自己也困惑不已。
“到底出了什么事?”
虽然越野觉得很奇怪,但他相信,那样的两个孩子应该不会和他产生交集,便没有深人追究。
他在武野仓市里待了近三十年,这份经验让他切身体会到一件事——
在这座城市里多管闲事的话,最终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武野仓市内武野仓格兰皇宫酒店   总统套房


“啊,景色真不错。”
男人一边在高处欣赏雨中的街景,一边说道。
武野仓格兰皇官酒店是武野仓市内最高的酒店。
男人把整个顶层的房间都包了下来,正在套房里的一面创子面前眺望街景。
他留着一头柔顺的黑发,穿了一身黑衣。
身下的轮椅也以黑色为基调。
轮椅的造型很奇特,和普通的轮椅不同,更像是一把舒适的躺椅。
男人坐在轮椅上,悠闲地跷着脚,心满意足地俯视着街道。
“我光是看着就能闻到人类的气息。这座城市交织着爱和暴力,感觉可真棒。我爱上这里了。”
男人喀嘻地笑着,接着说下去。
他眯着眼睛露出微笑,像是打从心底感到喜悦一般。
“要是在这里,我应该能大显身手。”
这时,男人看向一旁,对站在那里的戴眼镜的老人说道
“你觉得呢,坐先生?”
叫作坐的老绅士身着一件黑白色调的西装,设计上显得
此奇怪。
他的身板挺得笔直,眼镜背后透出锐利的目光。由此看来,这位老人大概是管家或保缥。
虽然他已经上了年纪,但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十分贴合保镖给人的印象。
“老朽不这么认为。真不巧,老朽是一介食草系男子。面对这种贪婪的空气,老朽只会觉得窒息。”
他的语气很有礼貌,还以“老朽”自称。
老人似乎想表达敬意,声音却截然相反,甚至隐约有种目中无人的蔑视感。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听到后哈哈大笑。
“坐先生还真是诚实啊。我好歹也是你的雇主,就不能对我尊敬一点吗?
“如果您不是雇主,恐怕老朽已经为世人扭断您的脖子了。”
“好强烈的杀气啊。”
男人一边笑着,一边转动轮椅向前移了一步。
然后,他跳望着开始变得比刚才阴沉的天空,无比愉悦地嘀咕着奇怪的话语:
“真让人期待呀。啊,我真的好期待。”


“如果把这座城市搅得乱七八糟,不知会奏出怎样美妙的
音色(人类)呢?”














金刚菜馆
“是你。叫我过来的吗?”


在武野仓格兰皇官酒店项层的某家高级中餐店里,佐佐崎警戒地出声问道。
他在街上被两个奇怪的孩子叫住,然后几乎是被强迫着带到了这里。


“叔叔,你是刑警吧!”
“请跟我们来。”
他从放高利货的小混混那里收下贿赂,正在街上走着的时,突然被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叫住了。
佐佐崎对于他们知道他是刑警一事产生了不样的预感,半开玩笑地说:“你们怎么不去上学呀,小心叔叔把你们抓起来”,试图把他们赶走,然而——


“叔叔,有个人说想‘赌路’你!”
“你还是跟我们走吧……这样比较好。”
佐佐崎听到“贿赂”这两个字时,不由得环视起四周。
虽然他怀疑这是陷阱,但当时并无法做出判断。
两个孩子似乎年纪相仿,不过看着又不像双胞胎。虽然一男一女也可能是异卵双胞胎,但他们长得也太不相像了。他猜测他们应该不是兄妹,或许没有血缘关系。
最后,佐佐崎提防着陷阱,怀着戒心跟在他们身后。
如果目的地是仓库或什么阴暗的角落,他就立刻逃跑。毕竟在那种地方,如果有看他不顺眼的人或是他以前逮捕过的罪犯,搞不好他会被杀掉。
倘若这里只是一座普通的城市,他可能不会这么小心翼翼。可现在的武野仓市已经充满不正的风气,这样的事随时随地都在发生,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然而,他最后被带到一家市内屈指可数的高级饭店里。
进人店里的那一刻,佐佐崎的后背顿时蹿起一股凉意。
因方在他踏进去的那一瞬间。店内那些穿者西装的魁格男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了他。
看着他的不止一桌人。
那些面相可怕的男人占据了店里一半以上的餐桌。他们一言不发,纷纷将视线投向佐佐崎。
——他们……是什么人?
——喂……别乱来啊,我不记得自己招惹了“老师”或“领主大人”啊。
瓜分城市的两大势力中,某一方正瞪视着他。他觉得自己性命难保。
佐佐崎担心地想着,一边暗自琢磨着逃跑的路线,一边牵起了孩子们的手。
他想,万一情况不妙,或许还能拿他们当人质。
接下来,他被带进了饭店深处的一个房间。那是一个非常高级的包间,似乎只有黑金信用卡的持有客户才会被引领进去。
房间里有一个男人。
“嗨,你就是佐佐崎先生吧。初次见面,这是我的名片。”
男人用手指弹了一下桌上的名片,名片顺势滑到了对面的佐佐崎面前。看来,这个男人一点也不懂生意人的礼仪。
“理财顾问  折原临也”


名片上写着这样一行字,除此之外就只有手机号码和电子邮箱。
看到“折原临山”这个名字后,佐佐崎不禁仔细地观察起对方。
他有一头柔顺的黑发,穿着黑衣。容颜端正,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不,用“狡黠”来形容似乎更为贴切。过去这座城市里有一个遭到逮捕的杀人狂,佐佐崎曾与那个人打过照面,这个男人的眼神和那个人十分相像。他们都没有表露出什么杀人的欲望,只是让人觉得“不明白这个人在想些什么”。
如果要再举一个特征,那就是——这个男人坐在轮椅上。
将佐佐崎硬拉到这里来的男孩和女孩,不知何时已经绕到男人的身后,分别将手搭在轮椅上,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男人的气色很好,并不像身患重病的人。
那他就是受了什么伤吧?
佐佐崎想到这里,索性直接问道:
“你看起来挺健康的,是腿脚不好吗?
“我以前打过一场很惨烈的仗,然后就变成这样了。听说只要接受复健,我就可能痊愈,但是按医生的话来说,我受成这样有一半是心理上的原因。”
男人苦笑着,抚摸着轮椅的车轮。
“不过,我倒也不是完全不能走路,就是没办法蹦蹦跳跳。比如说,如果你现在想干掉我,我应该很难逃掉吧。”
“别拿我寻开心了,外面不是有很多你的人吗?
他的确可以当场干掉这个男人,但之后也只有死路一条。
而且,搞不好对方早就在哪里藏了一把手枪。


“言归正传吧,理财顾问先生找我这个当刑警的有何贵干?
虽然佐佐崎嘴上这么说,但其实他从一开始就不相信对方是一名理财顾问。他觉得这明显是伪造的职业头衔,名字肯定也是假的。
所谓的理财顾问,是帮助别人规划资产、人生以及公司前程的人群。他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根本不会认真地为他人的将来出谋划策。
轮椅上的男人——折原临也听到后,开心地笑着说:
“当然是要和你谈前程规划的事情,关于这座城市的前程。”
“这样啊……是谁委托你的? 该不会是你主动想帮我们规划城市的前程吧?”
“委托人的名字我不能说,但我可以告诉你,是这座城市的掌权者。’
“……”
所到这句话后,佐佐崎心里人概有了眉目。
——原来如此,他是“老师”或“领主大人”雇佣的组织派来的吧。
——他是哪一方派来的?要是我不小心站了队,就会被另一方盯上。
佐佐崎认定事情没那么简单,打算尽量别和这个男人扯上关系,然而——此时,
临也将一个厚厚的信封扔给了他。
“咦?”
佐佐崎下意识地接过信封,透过封口看到那一沓纸时,他的心不由得扑通一跳。


“喂,这...这是什么意思?
“别装了,当然是贿赂呀。”
临也露出爽朗的笑容,继续说道:
“想调查你平时的所作所为还是很容易的。不,我本来只是觉得这里应该有做那种事的人,便调查了一下这座城市,然后查到了你,就邀请你过来吃饭了。”
佐佐崎觉得很可疑。片刻之后,他发现那沓纸钞明显不止五十张,便横下心来说:
“那么,你找我这个没前途的中年刑警,是要我做什么?”
“第一件事就是,不管今后我在这座城市里做什么,希望看在刚才那个信封的面子上,你都能尽量装作没看到。第二件事嘛……”
临也眯起眼睛,取出了另一个信封。
从厚度来看,里面的金额应该比刚才那个大。
“你对这座城市的黑白两道都很了解。为了能让我的副业顺利开展,我有很多问题想向你请教呢。”
“也就是说,如果我实话实说,那个信封也能归我?”
佐佐崎咽了一口唾沫,问道。临也笑着回答:
“当然了。啊,你放心,里面绝对不是报纸或一千日元的钞票那种儿戏。”
地弹了
他将信封中的纸钞抽出一截,然后用手指“啪啪”两下。
佐佐崎发现那些全部是一万日元的纸钞,手心里不禁渗出了汗水。
——不妙啊。


——现在我还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老师”还是“领主大人”派来的,要是贸然放出情报,说不定我会被另一方阵营盯上。
或许是察觉到了佐佐崎的担忧,折原临也露出温和的笑容,安慰他:
“别担心,我不会让你说什么机密情报的。你只要讲一些常识性的事就行了,消息有点灵通的人都知道的那种,比如这座城市的人际关系和组织构成之类的。如果是你不太方便说出口的事,也不必非告诉我不可。但是,你最好不要信口雌黄。”
“那样就可以了?”
“是呀。我的雇主呢,说难听一点是蝙蝠(注:《伊索寓言》“鸟、兽和蝙蝠”的故事里,蝙蝠总是两面三刀,巴结得胜的一方,因此日语里也用“骗蝠”隐喻趋炎附势的人),说好听一点就是保持中立的人,所以我只想得到客观的情报。从客观的情报出发,是我从事副业的基本原则。”
“你的副业是什么?”
“唔,说是副业,其实反而更像我的本职工作。”
临也回答了佐佐崎的问题,笑容里透出些许阴沉沉的气息。


“其实我是一名情报贩子。”


——他在耍我吗?
佐佐崎心想。
有些人确实被称为
“情报贩子”。
阳那只是一小服分人的统殊,比如赌马场里的酒馆或酒吧的女服务生。只要花一点小钱,就可以从他们的日中听到有关这本城市的情报。而警方也经常将暴力团体和一部分邪教组织中提供情报的线人统称为“情报贩子”。
管自己叫“情报贩子”的人,他只在电视剧和漫画里看过。
如果这个人的工作是将别人的身家隐私调查得一清二楚,那他只要说自己是侦探或信用调查所的人就行了。
为什么他要把自己的职业说得那么可疑呢?
如果那只是玩笑,那么他也太幼稚了。佐佐崎露出充满讽刺的苦笑,摇了摇头。
“哦,那可真厉害啊。这么说,别人只要问问你,就连我昨天午饭吃了什么都能知道吗?”
佐佐崎耸着肩说道。临也仍然面带笑容,对着他说:
“是灿灿轩的黑芝麻担担面吧,你还加了两次面。”


“……”
佐佐崎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手心瞬间喷出大量冷汗。
不对,他之前一直在调查我,应该跟踪了我一整天吧。
他想到这里,硬是挤出笑容,强迫白己保持冷静,然而——
“吃完午饭后,你在武野仓警署里被新来的警察署长挖苦了吧? 我想想啊,他好像说‘我可以假装不知道你都在做些什么,但希望我在任的期间,你办事能干净一点,别露出马脚’,对吧?”
“唔!”
听到临也的话后,他的笑容僵住了。
——不,不可能!
——为什么他连这些都知道?!
——当时周围有人吗?!
——他也在现场?!怎么可能!
——是窃听吗? 他窃听了警署? 不对,是警察里有内奸吗?!
他的脑海里闪过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就在这时,手机的短信声响起,打消了他的全部推测。
短信的内容很简短,标题是“发自面前的男人”。
“要不要我把城里几个资助你的人,和他们拜托你摆平的那些勾当的详情,整理成表格发邮件给你呢?
看到短信的正文后,佐佐崎明白了。
这是那个自称“情报贩子”的男人免费赠送给他的情报。
面前的这个男人已经将他的命运掌握在手中——这条情报再糟糕不过了。


“啊,各位,拍摄已经完成,非常感谢大家。”
佐佐崎离开之后,临也转动轮椅离开了包间,对大厅里的人们如此说道。
之前一直坐在座位上的那些魁梧男人看了看彼此,然后问临也:
“你叫奈仓吧?只是这样,每个人就可以拿到一万元吗我们真的只是坐在这里,有新的客人到来就一起盯着他看而已啊。”
“嗯,嗯,你们做得大棒了。这就是我日前在做的研究啦。”
“是吗?我们是不太明白,不过你好好干吧。”
距离这里大概三个街区之外的地方有一所大学。坐在饭店大厅里的这些人就是那所大学的学生,有的是啦啦队的,有的是橄榄球队的。
这个男人自称是那所大学的毕业生,名叫奈仓。他以“正在进行行为学的研究,想知道突然暴露在众人视线里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这种奇怪的名义雇用了他们,让他们来到这家装有隐藏摄像机的店里,吩咐他们“只需要盯着进入店里的客人就好”。
虽然他们都觉得这项研究很奇怪,但还是受高额的日薪所诱惑,没有深究就参加了这次的兼职工作。
就算有些人觉得不对劲,选择不参加,也没有闲到去大学那边打听或调查毕业生的名册。如果有人去调查,大概就会发现,根本没有这么一个叫奈仓的毕业生。
不过,虽然他们的确是上当了,但大家都没有损失,还轻松地赚到了薪水,最后乐呵呵地各回各家。


 




在所有人都离开后,男孩问准备离开包间的临也:
“临也先生! 我们擅自做这种事,不会被店里的人责骂吗?”
听到男孩天真无邪的话后,临也说道:
“嗯,不会的。因为我已经事先向老板说过了。”
“原来你威胁了人家。”
女孩一边说一边移开了视线。临也耸了耸肩,答道:
“讨厌,我怎么可能威胁人类呢? 我只是对他说了一句‘你店里用的肉,产地是伪造的吧’,结果他就以为被威胁了,是他自己误会了。”


“我不是很懂。
“.......”
男孩歪着头感到不解,女孩则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看到他们的反应后,临也用手指敲了一下轮椅的扶手,然后自言自语,低声说了一句:
“不过,我故意没有解释就是了。”
“为什么?”
男孩更加疑感了。临也将手放在他的头上,开心地答道:
“因为我也很喜欢人类这样胆小的一面呀。”
临也烙咯地笑个不停。
他的笑像在嘲笑胆小的人类,又像有些自嘲的意思。
“人类不知道白己什么时候会死掉,所以活着时就要诚实地做喜欢做的事才行。”
说了这句奇怪的话后,临也转着轮椅向前移动,又说道:
“哎呀,这座城市真的很不错呢。这里多棒啊,充满了人性。光是从佐佐崎先生那里打听到的情报,就让我想一辈子住在这里了。”
最后,他透过房间的窗子看着外面的景色,轻轻地耸了耸肩,叹了一口气。
他既开心又落寞。




“不过,正因如此,这座城市可能没有多少时日了。”

评论
热度 ( 22 )
  1. cotton tree心有所觉亦做不解 转载了此文字

© cotton tree | Powered by LOFTER